欢迎来到富途官方网站!
搜索:
新闻中心 /News
联系我们 /contact
  • 富途营销
  • 地址: 山东省枣庄市滕州市
  • 电话: 15588257390
  • 麦田网络
  • 地址: 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
  • 电话: 15588269517
您所在的位置 > 返回首页>>新闻中心 >>公司新闻 公司新闻
小红书曾秀莲:要做品牌和内容的中间人
  录入时间:2019-04-17 访问: 65

 近一个月以来,不断传出的裁员消息将小红书推上了风口浪尖,而315前夕被曝出的“种草笔记”刷量产业链,又进一步加剧了外界对这家公司的疑虑。

322日,小红书合伙人曾秀莲在接受腾讯《一线》专访时强调,外界所谓的“裁员”,实则是小红书年底的末尾淘汰制度,所涉及的人员数量仅仅不到10个人。

不过,人员和组织架构的调整却是真实存在的。

在今年221日,小红书的一封内部信掀开了一轮架构调整的序幕,原先的社区电商部门转变为新的“品牌号”部门,其职能,正是将社区流量与其电商业务进行打通;与此同时,小红书的商业化也在这一轮调整中正式被提上日程。

为了适应这一架构变化,人员的调整在所难免。事实上,自1月份,这轮人员调整就已经开始,而按照曾秀莲的说法,其方式以调岗为主,或者是轮岗。

“基本上没有大的调整,虽然外部的名字还是改了,但团队基本还是这些人。变化在于,她以前可能跑的是时尚,现在可能是做化妆品了,这是在部门内部的一些轮岗。又比如说某些重要的业务,人需要多一些,就把一部分人换到这个团队里”。

但因此就被外界传为发生了大规模裁员,让小红书的管理团队觉得很委屈。在此前的回应中,小红书甚至宣称,不仅不会裁员,还会再招一栋楼的人,“三年内还要招2000人”。

曾秀莲告诉腾讯《一线》,这并非夸大其词。据介绍,办公区上,其新搬的北京办公楼,到现在仍有较多空置;而其在上海新租的一栋楼,可以容纳六七百人。

按照这家公司的规划,到今年6月底,员工的总数就会涨30%,技术部门与商业化团队都是重点扩张的对象。

在人员发生调整的同时,更值得关注的是,在公司战略层面,这家公司也在发生变化。

在将社区电商部门升级为品牌号前夕,“品牌合作人”平台也被小红书放到了格外重要的地位上。按照小红书的预期,通过建立品牌合作人平台,将完全打通博主与品牌主:品牌主可以直接通过小红书就能找到博主撰写推广文章,而这类推广文章,再被小红书直接打上相应的广告标识,做到与普通笔记的明确区隔。

这是小红书对刷量、代发“种草笔记”等黑色产业链的一次规则性阻击。

在以往,品牌主若想在小红书平台进行宣传,就不得不联系广告中介,寻找到一些大V博主撰写推广文章。由此,一些被刻意制造出来的伪大V、伪爆款应运而生,品牌主被掺假的数据忽悠的同时,“种草笔记”的真实性也受到一定影响。

按照小红书方面的预期,上线该平台后,平台的数据无论对于品牌主还是普通用户都会变得更为透明,黑产势力也会进一步被大幅削弱。

“社区是最重要的一定要真实,这是我们的根本,所以假的量一定要打击,因为对我们没有任何好处”。曾秀莲说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曾秀莲还向腾讯《一线》透露,在品牌合作人平台上,小红书现在不会在品牌主与博主之间的交易中进行抽成,对博主、MCN更不会进行扶持,而是完全坚持第三方的立场。其商业化会交给专门的商业化产品,品牌合作人平台暂不盈利。

“另外的商业化的产品,我们还有非常多,比如可以放广告,信息流广告像所有的其他社区一样,是可以有广告的收入的,这部分赚的钱应该是比工具型产品肯定要多”。

此外,在围绕品牌主做出了这一系列大幅度调整后,曾秀莲也明确告诉腾讯《一线》,小红书现在的态度,是希望跟品牌方来有更好的合作;至于无法与品牌方合作的第三方海淘卖家这一类,已经不会再扩张很多了。

以下为腾讯《一线》与曾秀莲的对话内容:

一、谈裁员风波:调整以调岗为主,6月底员工数要涨30%

腾讯《一线》:外界一直在猜测小红书正在裁员。

曾秀莲:这不存在。首先每个公司每半年或者一年都会有一个绩效,我觉得很正常,年底的时候我们也打了绩效,有极少数的末位淘汰,整个公司十个人以内。

即便是末位的强制淘汰,我们也不会说马上裁员,而是给他一个转岗的机会。

腾讯《一线》:也就是说这轮人员调整,是以调岗为主。

曾秀莲:从今年1月份左右就开始了。

但我觉得基本上没有大的调整,虽然外部的名字还是改了,但团队基本还是这些人。变化在于,她以前可能跑的是时尚,现在可能是做化妆品了,这是在部门内部的一些轮岗。

又比如说某些重要的业务,人需要多一些,就把一部分人换到这个团队里。

腾讯《一线》:有没有一些编制变化特别大的部门,大规模扩张,或者大规模缩减?

曾秀莲:首先,第二种是没有的,更没有所谓的裁员,都是末位淘汰。对于第一种,我们今年确实要招挺多人的,在一些重点的部门,比如说技术和商业化。

技术方面,比如算法、推荐、搜索等,都需要很多人。我们公司核心员工(不计算客服)大概1000多人,技术占了一半,今年我们技术也增加两个部门。

商业化今年我们是从无到有,但我们不是说要招很多销售来,总共规模应该不会到100人。

讲个百分比可能会更好,比如说到20196月底我们员工人数涨30%,因为确实我们现在是要招300个员工的。

腾讯《一线》:调整期间会不会出现一边招聘一边开人的换血情况?

曾秀莲: 不会。有些公司一边招聘一边开人,可能真的不是人的问题,是战略问题。我们为什么一开始不会招很多人?就是因为要先试,先跑出个量出来,然后你再慢慢的过团队。我们对招聘审的是比较严格的,不会特别粗放,还是希望自己想的更清楚一些。

二、谈“品牌号”:仍然会与社区运营分开

腾讯《一线》:相对于以前的社区电商部门,新的品牌号在组织架构上有什么变化?

曾秀莲:以前在电商,我们分类还是分得比较细的,比如母婴、彩妆,彩妆还分国产、欧美。品类也有大品类,一级品类有10个,还有下面的二级品类和三级品类。

调整之后,我们就把这些人全部整合到四个团队里:美妆客户、时尚客户、生活客户,快消客户。

这四个品类里面没有像之前分得那么细了。主要是以客户来分。以前是以品类为中心来分,现在是以客户来分。我觉得品类来分,我们自己更好的去分类,但是客户来分,我要为品牌做更好的服务,所以我才用客户来分。

腾讯《一线》:这就产生了导向的转变,这个时候对人员的要求可能会发生一些大的变化。

曾秀莲: 要求变高了。比如以前他帮助客户做电商可能就可以了,但他现在需要又做电商的部分,还要懂社区,也还要懂我们的广告产品。其实他要学蛮多的商业化的产品,要给品牌方提供整合营销服务,所以对他的要求是高很多的。

腾讯《一线》:新的品牌号部门的人员来源主要是?会和负责社区的人员混在一起吗?

曾秀莲:主要是商务的同学。和社区运营还是分开的。

社区我们不想做特别商业化,所以商业化的部门就是商业化,社区就是归社区,就是内容。你可以理解为一个叫内容,一个是商业,是不一样的。

腾讯《一线》:品牌号本来就是由以前的品牌账号升级而来,这个时候官方旗舰店这一块的变化有没有一些大的变化?

曾秀莲: 暂时可以对外公布的还是品牌合作人这个平台。对于品牌合作人合作的这些博主确实是内容层面的一些,这个时候又跟他们引入一些商业化的东西,我感觉这个可能是最明显。

三、谈刷量:除了技术手段,还有400人的审核团队打击黑产

腾讯《一线》:目前品牌合作人入驻的KOL数量有多少?对于哪些没有入驻品牌合作人,却在发虚假种草笔记的用户,小红书如何打击?

曾秀莲:有几千人入驻了。

品牌合作人是方便品牌跟博主来进行合作,并且是以一个官方的渠道。这个笔记假如说是个合作笔记,我们会用标识明确的告诉你这是一篇合作笔记;对用户来讲,我觉得信任这个事情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,所以要把这个事情告诉用户,而我们所有的数据和产品都是非常透明。

这个时候一些非官方的广告我们肯定会重点打击了,包括那些对广告刷量的黑产团队。

社区是最重要的一定要真实,这是我们的根本,所以假的量一定要打击,因为对我们没有任何好处。我们自己肯定是要打的,我们上产品第一天上线就有个叫举报功能,用户就可以举报,这就像邻里监督,不仅仅是一些假的量,还有水的号,还包括一些不美好的内容,不喜欢的内容也可以举报,所以我们尺度还是非常严的。

我们有其实有一百多个算法模型,去监测这些内容。但总体来讲,其实小红书上面的这些水量也好,还是非常小的一部分,占比还是很小的。

腾讯《一线》:具体是怎样的占比?

曾秀莲: 99点几的百分点都是真的,我觉得每个平台因为外部的黑产,它的手段也是不断升级的,所以你就得自己也要升级,你的技术也要更厉害,魔高一尺,道高一丈。

腾讯《一线》:除了技术手段甄别,人工团队有多少在参与打击黑产?

曾秀莲:我们大部分还是用技术手段来去甄别,同时,在武汉的审核团队的一部分的职能也是做这个。每天我们都有邮件,有个邮件组,每天会汇报,比如说大多少多少篇。

机器过滤了之后,还有人工审核。我们审核团队有400多号人,机器加人。

四、谈品牌合作人平台:不抽成、不扶持,平台完全中立

腾讯《一线》:品牌合作人平台中所存在的品牌方与合作人之间的交易,小红书是否会进行抽成?

曾秀莲: 我们自己在这里面只是提供一个平台,但我们现在是没有任何利益相关的,都是品牌去通过这个平台去找到内容创作者和MCN,我觉得是一个外部的生态,我们在里面这个角色依然是一个中立的平台,让用户看到他想看的内容,品牌其实也在这里玩的比较好,就是这个目的。

品牌合作人首先是一个赋能品牌和内容创作者的平台,不是商业化产品。我们既没有自己的MCN公司,也不会从中提成。

另外的商业化的产品,我们还有非常多,比如可以投放广告,信息流广告像所有的其他社区一样,是可以有广告的收入的,这部分模式的盈利比工具型产品肯定要多。

腾讯《一线》:我们可以理解为,品牌号本身目的不是盈利,它相当于平台往一个更好、更透明的方向引导,这时品牌方可能就更愿意在平台投广告和转化交易。

曾秀莲:是的,因为品牌方,是需要知道真实的数据,假如你这个平台不真实,是不会投的。因为我花的钱我怎么算的回来呢?一样的,对于我们的品牌的客户也是一样的。假如社区不够真实,信息不够透明,然后数据也不真实,我觉得我们做商业化也没有什么意义,所以我觉得社区的真实是我们最重要的事情,包括对品牌方也是一样的。

腾讯《一线》:对于入驻的MCN,小红书有没有可能对他们进行一些干涉?

曾秀莲:我觉得还是交给生态公司来去解决,我们的角色还是一个平台。

腾讯《一线》:也不存在去扶持一些MCN

曾秀莲:我觉得没有必要。我觉得我们更关注的是内容,内容的质量是不是好的。

腾讯《一线》:在MCN或者博主的报价上呢?也不会干涉吗?

曾秀莲:报的价格,是一个特别公开透明,不是说我今天卖给你1千,卖给他2千,这里面就有水分,而是一个特别公开的价格。并且一个月只能修改一次报价。

五、谈第三方卖家:向品牌方倾斜,不再扩张海淘类卖家

腾讯《一线》:咱们官方旗舰店这一块,整个交易环节中小红书自己有参与吗?

曾秀莲:首先我们提供这个平台和流量,流量包括比如说我们有些活动的时候,他可以来参与,我觉得还是用规则来让他们参与各种活动促销,这是第一个。

第二个其实我们客服和物流小红书会参与,他可以进我们的仓库。我们的仓库其实是除了自营的部分,也有一部分是开放给三方的商家的。

目前第三方卖家的入仓比例是15%。我们基本上是鼓励他们入仓。

腾讯《一线》:相对那些没有入仓的,对于入仓这一部分的真假鉴别,产品的保障会做得更好一些?

曾秀莲:对的。首先在源头方面,因为我们现在采购量也挺大的,所以我们都会跟官方这边来去合作为主,所以在源头已经保证了大部分的商品,

我们入仓之前,对供应商我们会做非常严格的审核;商品进来仓库的时候,我们是有个质检团队的,他会对于商品的外观、气味等等,其实做了一轮鉴别,我们也有质检的渠道。

其实我们每一件进来的商品都要给质检总局去检测的,包括一些成分,可以做一些质谱分析和光谱分析,看到里面的成分是怎么样的。

现在我们现在自营采的这部分的正品率是100%,也就是福利社这部分。

腾讯《一线》:但对于平台入驻的第三方海淘卖家,是不是就更难管理一些,小红书现在所持的态度是什么?

曾秀莲:这种我们不会再扩张很多了。我们还是希望跟品牌方来有更好的合作。(来源:腾讯《一线》文/李儒超)

近日,分销类社交电商野蛮生长背后的“红与黑”一直备受争议,成为多方关注的焦点。为此,网经社(100EC.CN)对包括云集、贝店、环球捕手、花生日记、达人店、楚楚推、达令家、每日拼拼、云品仓、爱库存、云集品11家主要分销类社交电商平台展开调查,并提供相关法律援助,以帮助全国用户辨别网络传销,净化行业环境,进而推动正规社交电商。除上述11家外,还吸引了包括好衣库、洋葱海外仓、好物满仓、有好东西、全球时刻、闺秘mall分销类社交电商,以及网易推手、阿里巴巴“微供”、京东“享橙”、唯品会“云品仓”、寺库“库店”、小米“有品推手”等“头部平台”涉足。

 

 

 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上一篇: 5G前夜,手机企业别慌
下一篇:商用的5G给我们带来了什么?
富途营销 滕州荆河路618号 联系电话:15588257390 |麦田网络 烟台芝罘屯付15号 联系电话:15588269517
Copyright © 2019 富途营销 麦田科技 All rights reserved.